<acronym id="wqoow"><div id="wqoow"></div></acronym>
<acronym id="wqoow"><div id="wqoow"></div></acronym>
<rt id="wqoow"><center id="wqoow"></center></rt>
<rt id="wqoow"><center id="wqoow"></center></rt>

大墙内的“院长”——记秦皇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管理科副科长王金元

2021-03-19 10:05:1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河北法制报记者 刘波
 
  在采访秦皇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管理科副科长王金元前,记者也和很多人一样,觉得在强制隔离戒毒所里工作的人总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是在采访完之后,记者感受到这些工作人员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份促使涉毒人员尽快戒掉毒瘾、恢复健康的责任,才让他们承受了来自各方更多的压力,让他们对涉毒人员产生了更真切的爱憎,让他们对家人有了更多的亏欠。
 
  亲人眼中的“工作狂人”
 
  采访王金元需要碰运气,因为按照河北省戒毒管理局印发的《关于疫情期间戒毒场所安全管理规范的通知》要求,进入戒毒场所的工作人员必须进行14天的隔离,然后才能进入戒毒场所封闭执勤14天,经过这样28天的一个工作周期后,才能在戒毒场所外工作生活14天。
 
  记者的运气不错,提出采访的第二天,记者就在秦皇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工作区,见到了已从戒毒场所完成了28天工作周期的王金元。
 
  王金元所在的管理科是戒毒所里的核心业务部门和执法部门,这个科室的工作人员也被同事们戏称为大墙内的“院长”。
 
  王金元自从2005年从部队转业到秦皇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每天的生活几乎都是围绕着工作展开的。他的老家在邯郸市磁县,家里哥仨,他是老大,自从当兵出了家门,每年他能在家里的时间平均不超过7天。“家里人都不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们养活我这个儿子算是白养了。”
 
  2019年10月,王金元70多岁的父亲罹患食道癌,查出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以前,他的父亲就曾经提过想和王金元一家人过一个完整的春节。为了能够实现父亲的愿望,从进入腊月开始,王金元连续加班26天,终于在除夕当天,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到了磁县老家。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年初二,王金元就接到了所里通知,要求全员归队抗击疫情。两个弟弟极力挽留,但是面对疫情,面对工作,王金元不能留下,他希望家人能够谅解。
 
  “让他回去吧,他的工作更重要。”当了几十年的教师、有着几十年党龄的父亲,一句话给王金元安了心。王金元强忍眼泪直奔火车站,买了最早的一班回秦皇岛的火车票,带着可能会延续一生的愧疚,返回了单位。
 
  抗疫一线的“坚强斗士”
 
  为了确保无重大疫情流入,秦皇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反应迅速,是全市最早实行“三三制”勤务的监管场所之一。大年初三回到单位报到的王金元,作为第一批备勤人员进入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接受封闭隔离。
 
  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疫情,秦皇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出台了做好疫情防控、备勤执勤工作的十项机制。这十项机制的实行,使得包括王金元在内的执勤人员每天都要工作到两三点才能休息一会儿。从2020年1月28日进入备勤状态,直到2020年4月5日才结束执勤走出场所,两个多月高强度的执勤,王金元的身体出现了心律不齐等极度疲劳的症状。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执勤结束后仅仅5天,他就又回到了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备勤。
 
  据统计,疫情防控期间,王金元共在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执勤、备勤208天,是该所所有工作人员中最多的一个。
 
  头顶炸药包,脚踩火药桶,这是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人员面临巨大压力的真实感受。记者问王金元,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就不能给自己松松劲吗?王金元却给记者讲述了一次回访解除强制戒毒人员的经历。当时,王金元和两个同事来到这名曾经的吸毒人员家的时候,看到他的屋子里堆满垃圾。因吸毒,他的妻子早已经跟他离婚,其只能和年迈的母亲以及还在上小学的女儿一起生活。由于长期吸毒,这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身患心脏病,无法正常工作,他的母亲也因为年纪较大又长期为自己的儿子操心,而百病缠身。
 
  “一人吸毒,一个家就这样败了。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毒品危害的不只是吸毒者的身体,更危害的是社会的安定。我们做强制隔离戒毒工作的,责任在身,纵使压力再大,又怎能懈?”王金元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avmemo 一少妇挑战三黑人4P| 18禁无遮挡全彩漫画免费| 日本乱人伦av在线|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网站| 日韩av在线观看一区免费|